广告合作邮箱:haoyunlai6678@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丧尸欲来淫满楼](11-12)

来源:   发布时间:2020-07-01 13:39:08

与筱夕深入的交流完毕,给她找了一套干净的衣服穿上,我和筱夕从卧室走 了出来。 一楼客厅的沙发上,翔与筱敏还有大毛不知何时坐在了一起,正开心地聊着 天。 「看吧看吧,这就是你姐夫玄素之前在论坛上发表的文章,啧啧啧,把你姐 姐写的那个淫荡呀~」 当我和筱夕走下来时,正好看到翔正一脸兴奋的跟筱敏盯着面前的笔记本电 脑屏幕说着什么。 「喂,翔,说什么呢?」 「啊哈,阿玄,你们下来啦,嘿嘿~刚刚,真是挺兴奋吧,是不是,筱夕?」 「我,我不知道……」 筱夕害羞的转过头趴在我怀里,不好意思去看翔那色瞇瞇的眼神。 筱敏似乎也是已经知道了我们的事情,看向我们三人的眼神有些无奈,不过 最终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好了,我们收拾下东西,准备离开这里吧,不然等到丧尸群过来的话,就 走不掉了。」 与几人一起将整座房子翻了个遍,然后又去周围搜集了不少物资,我们四人 一狗驾上翔的车离开了这里。 值得高兴的一件事是,搜集物资的过程中,我居然还找到了一家成人用品店, 所以避孕药、避孕套、情趣内衣……各种「必需品」,我当然也是毫不留情的 全部拿上些啦~ 「看来,我们得考虑找辆大点的车了……」 驾驶座上,从后视镜看到车后面塞的满满的物资,翔无奈的说道。 驾车刚离开镇子没有多久,行驶在一片树林中的马路上,突如其来的几声枪 响打破了车上的宁静。 「是枪声!」 正在开车的翔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路边。 「嗯,应该是,怎么,去看看?」 「阿玄,还是不要了吧?不安全……」 听到我想要下车去寻找枪声的源头,筱夕从后座向前探过身子,一脸的紧张。 「可是,有枪响的话,就说明有活着的人类,那么……」 就在我还想和筱夕解释什么的时候,两个人影已经从右侧的树林中快速向我 们跑来,其中一人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手枪,只不过明显已经没有子弹了,另一个 中年人,则穿着一件类似道袍的衣服。 「喂,救命啊!」 身着道袍的中年人,远远看到马路上的车辆里有人,脸上露出了兴奋和激动 的神色,大声向我们呼喊着。 「玄素,怎么办?」 「这……看起来他们并不像坏人,嗯……筱夕、筱敏,你们两来副驾驶座上 挤一下,我坐后面。」 快速下车与筱夕两人交换了位置,我将后座的车门打开等待着远处的两人跑 过来,而在他们身后,大量的丧尸也从树林里跟了出来。 几秒钟后,两人相继沖进了车里。 「翔,开车,开车!」 一脚油门踩下去,越野车奔驰而出,赶在被从树林里追出来的丧尸堵住之前, 驶离了这边区域。 「呼……呼……谢谢,谢谢你们。」 直到丧尸群已经被远远的抛在身后,坐在中间位置的道袍男人这才转过一直 看向后面的脑袋,向我们表达谢意。 「哦,没什么,如果没有危险了的话,我们也会考虑将你们放下去的,所以, 也别太早谢我们。」 「这……」 道袍男听到我的话,转头看向了坐在身旁另一侧的持枪同伴,面露急色。 良久,见同伴没有出声,道袍男也只好摇了摇头,像是认命了。 「你们叫什么名字?」 沉默了一阵后,我出口询问起两人的名字,毕竟也许可以考虑多了解一下两 人再做决定。 「啊,我叫任不齐,这个家伙叫逍遥,你还想问什么?」 见我对二人似乎还有些兴趣,道袍男眼中再次充满了希望,迫不及待的向我 道出了两人的名字。 嗯……道袍男叫任不齐,持枪男叫逍遥吗?感觉都是好奇怪的名字啊,而且 看这个道袍男的打扮,不会是穿越来的吧? 「你,你直勾勾的盯着我看什么呢?」 也许我的眼神有些直接了,名为任不齐的道袍男紧张的将双手护在胸前,一 脸戒备的看向我。 「我靠,你想多了吧,我对你个大男人可没兴趣,前面两个美女我还没失去 兴趣呢。」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这时的两人,也许是才从刚才的危险中回过神来,也许是我的话让他们觉得 有些放松了,这才注意起坐在前面的三人。 「哇,原来还有两个美女!」 探头看了看前面的筱夕与筱敏,任不齐发出了惊呼声,而一旁的逍遥,还是 一副淡漠的表情。 「刚刚真是没注意,太紧张了,没发现前面还有两个人。」 额……好吧,看来他到现在也没注意到翔,只是注意到了两个女人而已…… 「那么你们,怎么会被丧尸群追赶?就你们两个人吗?」 我的问话,使刚刚稍微心情有些放松下来的任不齐再次沉默,一旁的逍遥, 也是将脸转向车窗的方向,看向窗外。 「哎……我们本来是有个野外营地,有近二十人,可是昨晚突然遭到了一大 批丧尸群的攻击,然后我们被攻击的分散开,我和逍遥随后逃了出来,其他人恐 怕已经都死了……」 「原来如此……」 任不齐的一番话说完,车内再次陷入沉默,想必大家都在思考昨晚他们所经 历的事情是多么惊心动魄,同时又让人难过。 「你们,可以开车将我们送回去吗?」 一直坐在一旁没有开口的逍遥,突然提出了一个让大家都有些惊讶的要求。 「为什么?」 「我想回去看看,有没有幸存者,从前面那条路向右拐,应该能够直接到达 我们之前的营地,可以吗?」 看着眼前冷峻沉着,双眼炯炯有神的名为逍遥的寸头男子,我发觉自己对他 产生了一些好奇,貌似他并不像是外表看起来的那么淡漠。 「嗯……可以,不过如果遇到危险,我们不会停留,也不会出手帮助你们的。」 「嗯,当然,谢谢。」 听到我的回答,逍遥微微点头致谢。 「阿玄,你没搞错吧,你确定我们要去?」 前面驾驶座上的翔,发出了不满的声音,不过直接被我无视掉了…… 在遇到岔口后拐弯向右后方的道路行驶,随后一直行驶了很久,总算抵达了 两人之前的营地。 「好像很安静,应该没有丧尸群了。」 逍遥打开车门左右观望了一下,便小心翼翼地向道路旁不远处的营地走去, 在他身后,我和翔还有任不齐也是紧紧跟随着,至于筱夕和筱敏以及大毛,则是 留在了车上。

 营地里,已经是乱糟糟的一片,到处都是血迹,可见任不齐与逍遥并没有说 谎,他们之前应该真的有不少人,只是现在,应该都已经变成丧尸了吧。 「咔嚓!」 「什么声音!?」 一旁的一辆房车,突然发出一阵声音,吓得我们急忙转身警戒着四周。 「逍遥?不齐?」 「啊,是你,赵萌,你没事吧?太好了!」 声响过后,一个看似二十多岁的年轻小伙子打开车门走了下来,从任不齐的 呼喊声中,我知道了他的名字应该是叫赵萌。 「嗯,我没事,没想到还能见到你们两,我还以为你们也……哎……这两位 是?」 一番略微激动的招呼介绍后,我们再次看向四周,心情也再次低落下来。 「其实,房车里还有个人。」 「什么?还有人,谁啊,你不早说,他怎么不下来?」 听到赵萌的话,任不齐再次激动起来,只是当我看向赵萌,从他的神色与态 度来看,似乎并不是像他说的那么简单,果然,他接下来的话也证明了我的猜测。 「是李明……其实,也不能说是他了,因为他昨晚已经被咬伤昏死过去了, 只是一直还没有变成丧尸……」 赵萌的话无疑给再一次激动起来的任不齐与逍遥两人泼了一盆冷水,两人也 是低头不语。 「咳咳,那个,要不然,我去看看救了他?」 「嗯?你去救他?」 一直未出声的翔,一句话引起了大家的注意,不过显然对他的话有些摸不着 头脑,只有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是啊!我之前不就是被翔救了吗?不过后来我又一直忘记了问他用的什么方 法,难道他真的有什么办法能够将丧尸变回人类? 「那么,我就进去看看能不能救了他,至于到底什么个情况,你们问阿玄吧, 我就不解释啦。」 在三人仍未反应过来之前,翔已经鉆进了房车里将门关上了,留下我面对三 人疑惑的眼神,将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讲了出来。 「真的假的?也就是说,你被咬伤昏迷,但是没有变丧尸?醒过来以后伤口 都没有了?」 听完我的讲述,三人一脸的不可置信,赵萌更是惊讶的再次确认我所说的。 「嗯,没错,不过如我刚才所说,我也确实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方法。」 「不可能吧……」 一旁的任不齐也是悄声嘀咕着,显然不相信我所说的。 「妈呀!」 这时,一声喊叫从房车里发出,车门被打开的同时,翔一脸惊恐的跳了下来, 身后的车内,是一只丧尸。 「小心!」 一旁的逍遥在事情发生的一刻,已经快速从身后拔出一把匕首,在丧尸从车 上下来沖向众人时,直接迎了上去,一刀扎进了丧尸的脑袋里。 好在有惊无险,大家这才放下心来,转头看向翔。 「额……我的胳膊,被咬伤了。」 不是吧……翔尴尬的笑了笑,向众人挥了挥胳膊,果然,他的小臂处一片血 红! 「你怎么搞得!?不是说能救他,怎么不但没救成他反而还让他咬伤了?」 「我也不知道啊,他是昨晚被咬的,难道是时间太久了吗?吃了鸡爪居然不 管用……」 「什么什么?吃鸡爪?这时候了你还想着吃鸡爪!?」 刚因为他被咬伤之后也得变成丧尸搞得气愤的不行,现在又听到他说着什么 吃鸡爪的胡话,我的怒气值真是飙升! 「额……别激动,好啦,反正你们也早晚会知道的,那么就……」 说话的同时,翔从口袋里掏出了一袋包装鸡爪,撕开包装当着我们的面就吃 了起来,而包括我在内的四人,看着眼前的翔吃着鸡爪,全都处于惊呆了的状态 …… 没一会儿,一根鸡爪被他解决掉了,而正当我准备好破口大骂他这个吃货的 时候,他特意抬起的胳膊,使我将想要说的话吞回了肚子,脑袋处于空白状态。 翔胳膊上的伤口,不见了!?这是什么情况? 「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不只是我,一旁的逍遥三人,见到这种情况,也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那个,我也是无意间发现,吃鸡爪居然可以成功从丧尸变回人类,当然被 咬伤还没有变成丧尸之前也就更没问题了,不过,貌似变成丧尸时间久了就不行 了。」 说着,翔看向了旁边躺在地上刚刚咬伤他的名为李明的丧尸。 「虽然还是不敢相信,不过,事实又摆在眼前,看来确实如此,怪不得,那 次你救了我,在醒来以后我就觉得嘴里一口鸡爪的味道,原来真的是吃了鸡爪。」 「嗯,是啦~」 快速整理了下思绪,虽然难以置信,但是现在也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还是 早早回车上再说的好。 「那么,你们三人打算怎么办呢?」 「我决定和你们一起走。」 逍遥面色仍然看不出什么变化,不过语气却是十分坚定。 「那个,我当然也是一起啦,毕竟,人多了互相照应才能活下去嘛。」 在逍遥之后,任不齐也是表态,加入了我们的队伍。 「额……你们两都加入了,我还用说嘛。」 最终,逍遥,任不齐,赵萌三人都决定加入我们的队伍,共同生存下去,这 样一来,我们的队伍瞬间扩大到了七人,一狗…… 在收集了一下营地里的物品之后,我们驾驶上了房车,驶向筱夕他们的位置, 毕竟人数增加了,之前的一辆越野车已经完全坐不下我们这些人了。 与筱夕筱敏汇合,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分配好车辆,翔与赵萌两人驾驶越 野车在前面开路,我们剩下的五人坐着房车跟随其后,一众人再次踏上了旅程。 

(十二)房车行房事

 一座破败不堪的城市,还未入城,已经有不少丧尸被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吸引 了过来。 「翔,绕开走吧,走旁边的岔路,别进城了。」 「嗯,明白。」 手中的对讲机里传出翔的回答。 话说逍遥他们之前的营地里还真是有不少的物资,枪支弹药,砍刀汽油,包 括我现在手中拿着的对讲机,也是之前他们营地里的。 不过虽然武器弹药充足,可惜还是在夜色笼罩下,被丧尸的突袭攻了个措手 不及,来不及准备好武器的一众人马就这么被攻下,所以说果然无论是什么样的 世界,夜晚永远都是最黑暗最危险的吧。 前面开路的越野车已经向旁边的岔路开去,不齐也是驾车紧随其后,旁边城 市入口处的马路上,大量的丧尸快步追赶而来,可惜脚步却是完全跟不上汽车的 速度。 「咦?那是怎么回事儿,它们几个在跑?」 坐在车门后方靠近窗户位置的逍遥,突然惊讶的坐直了身子看向窗外,像是 发现了什么新大陆? 「这……它们,真的是在跑……」 我随着逍遥的目光疑惑的看向窗外,居然看到有三个丧尸,正在以不亚于正 常人类的奔跑速度快速沖向我们的汽车! 「不齐,快,加速!」 虽然以这样的速度也并不能追赶上我们的汽车,但是被惊吓过度的我此刻可 没考虑那么多,赶紧催促任不齐加速行驶。 「哦,怎么了?」 虽然在发出了疑惑,不过任不齐还是踩下了油门,同时按了几下喇叭,提示 前面的翔加速行驶。 不过此时,那三只快速奔跑的丧尸已经逐渐消失在了我们的视野范围,只剩 我和逍遥两人面面相觑。 「喂,阿玄,怎么了突然按喇叭要加速,有发生什么事吗?」 对讲机里再次传来翔的声音,打破了我和逍遥的沉默与惊讶。 「哦,没,没事了,先继续赶一段路吧,休息的时候再说。」 回复完翔,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刚刚自己所看到的场景,难道这些丧尸,还 会进化?还是说变异?如果不是逍遥也同样看到了,我真的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 了。 「哎,阿玄,逍遥,你们两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驾驶座上开车的任不齐,嘴里叼着烟卷,一手拿着一本看似几百年前的武林 秘籍似的蓝皮书,边看着边开着车。 即使刚刚我的催促加速使他略微有些疑惑,但仍然没有使他放弃如此「享受」 但「玩命」的驾驶。 毕竟他也肯定想不到刚刚会有丧尸跑着追赶我们的汽车吧,不然的话,恐怕 他也不会如此悠闲了,让他从此戒掉烟,然后加速开车他也会照做吧。 见我们两迟迟没有回答,不齐也没有再问,小声嘀咕了一句「奇怪的两人」 ,然后继续他的「玩命驾驶」。 还好筱夕和筱敏在车后面的房间里休息,没有看到刚刚的丧尸,不然的话, 估计会被吓到不轻吧,这么看来,最好也先不要告诉她们两的好。 「逍遥,刚刚的情况,还是先别跟筱夕和筱敏说了,我怕她们又被吓到。」 「嗯,好的,我明白。」 果然这个特种兵的心理素质就是不错,即使刚刚也是相当惊讶,不过此刻确 实已经明显完全恢复了正常的表情与语气。 到今天,几人加入队伍后已经过了两天的时间,我们也算是差不多互相了解 了对方。 逍遥,三十岁,退役特种兵,擅长近身格斗,枪械射击,性格略冷,但内心 十分重感情,不善于表达。 任不齐,三十八岁,江湖术士,也称为「神棍」,手相面相,婚姻事业,据 说是样样都能算,样样算的准,只是我很想问他算没算到丧尸会占领了世界? 赵萌,二十五岁,QD小哥儿~在我们当地有一段顺口溜,「QD小哥儿不 好惹,惹了卯你眼,卯你眼你还不敢捂,捂了捣你脊梁骨,你还不敢哼哼~」, 介于对这段顺口溜的深刻印象,因此虽然这个小伙还蛮阳光帅气,性格开朗,但 是总怕他会捣我脊梁骨…… 继续赶了一上午的路,中午时分,大伙儿都已经有些累了,于是在野外的一 个小丘陵旁的道路上停下了车。 关好车门,拿着一些食物一起走向不远处的丘陵,毕竟高处的视野广一些, 也没有什么树木遮挡视线,作为临时休息一会儿的场所还算不错。 席地而坐后,大家开始吃起了午餐,还算轻松的聊天,同时也得时刻警惕着 四周的动静,不过筱夕和筱敏两姐妹却是已经比之之前好了太多,此刻正开心的 聊天嬉笑,引得一众男人们直吞口水。 「对了,翔,你有带电脑吗?」 「哦,有呢,怎么了?」 「我想上一下论坛看看,说不定会有什么收获。」 对于翔的笔记本能上网登陆论坛一事,之前的逍遥三人刚知道时也是有些惊 讶,不过在翔自豪的解释为自己是技术宅后,三人也是无奈认同…… 「哦,给你。」 接过笔记本电脑,打开输入论坛ID与密码登陆。 进入论坛后,我首先点开了文区,然后一个刚刚发表的最新主题贴吸引了我 的目光! 「本人张凯明,与两女友共逃亡,可有幸存者?」 再看向帖子后面的发帖者ID,居然也是论坛里的一位资深作者。 迫不及待的点进帖子,里面还未有一人回贴,我激动的在下面输入了几行字 回复。 「本人叶玄,一众七人,五男两女,现在停留在JS市,不知道明哥现在身 在何处?」 回复完帖子,我兴奋的抬起头想要向众人分享心中的喜悦,却发现筱夕和翔 已经不知何时不见了? 「咦?筱敏,你姐和翔呢,她们两去哪了?」 「哦,姐夫,姐姐说她和翔哥有事谈,先去房车里了,说你如果找她的话, 就去房车里面的房间门外等一下她吧。」 等一下她?这都是什么意思,筱夕和翔会有什么话说? 疑惑的同时,我迎上了筱敏的目光,嘴角微微翘起,有些意味深长,有些玩 弄,还有些嘲讽?难道说筱夕和翔是去…………并且筱敏也是已经知道了吗? 低下头不好意思再去看筱敏的眼睛,身为姐夫却被小姨子知道了自己的绿帽 爱好,并且要去偷情的筱夕还让筱敏告诉我,如果找她就去房间外等她,这不是 告诉筱敏我想要知道她的姐姐在和别的男人上床,然后还想听到她们的声音吗? 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玩弄电脑,虽然心中很想要去听着筱夕怎么在翔的胯下呻 吟浪叫,但是筱敏在旁边似笑非笑的表情又让我实在不好意思去。 「姐夫,你再不去,他们可就结束喽~」 妈的!居然被这个小丫头嘲笑了,哎……不过既然她都已经完全知道了,那 我还不如去找筱夕呢,反正也已经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了。 「哎……筱敏,那你自己在这里小心点,我,我先下去了。」 「嗯嗯,姐夫,你就放心的去吧,这里应该还是蛮安全的,更何况还有这三 个大男人在呢。」 虽然是还有三个大男人在这里没错,只是任不齐与赵萌两人,现在都躺下闭 着眼睛貌似已经睡着了的样子啊,不过好在逍遥还在一旁坐着警惕的观察着周围。 「那我去了。」 起身拍了拍身后,没有再去看筱敏的眼睛,我快步向丘陵下面道路旁的房车 走去。 「姐夫,别着急呀,小心摔着~」 「哎呀!」 一个踉跄,我差点没直接摔倒滚下去。

 这小丫头说话也太狠了,就不能看在我是她姐夫的份上,给我留点面子别损 我了吗。 「嗯?筱敏,阿玄干嘛去?」 「哦,他呀,身体上休息够了,准备去车上补充下精神食粮。」 「额?精神食粮,那是什么?」 身后,筱敏与逍遥的对话渐渐听不到了,我快步走下丘陵,然后又缓步靠近 房车,感觉到房车微微有些晃动。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打开车门,悄悄进入了车子,然后慢慢将车门关上,走 到了车后面的房门前。 「嗯~啊~翔~用力~啊~好舒服~好舒服~啊~快点~噢~你好厉害~噢 ~舒服死了~「 房间里,筱夕淫荡的叫床声传了出来,没想到我才仅仅给筱夕破处了没多久, 她现在都已经这么会说这些淫言浪语了吗? 「啪啪啪!」 「啊~好爽~用力点~翔~打我屁股~啊~阿玄他都~没打过我~嗯~我要 你用力打我~噢~好深啊翔~啊~我快不行了~「 「噢~筱夕,你的屄太紧了,夹的我太舒服了。」 「嗯~不是~是老公你的鸡巴~太粗了~噢~又顶进去了~啊~不行了~我 要泄了~要泄了~啊~「 一声呼喊过后,筱夕的呻吟声戛然而止,房内只剩下了肉体相撞的啪啪声, 想必是筱夕达到了高潮。 「舒服吗?」 「嗯~老公,好舒服,我还要~可以吗?」 「当然了,我还没有射呢,嘿嘿。」 高潮结束后,两人幸福的两句对话,然后肉体相撞的声音伴随着筱夕的呻吟 声再次奏响。 「啊~老公~你的大鸡巴~又插进来了~噢~比阿玄大好多~啊~好快~好 猛啊~我快要死了老公~「 「怎么样,很舒服吧?比阿玄他的鸡巴大很多吗?」 「嗯嗯~是啊~感觉~明显不一样~啊~老公你的~像大粗黄瓜~阿玄的像 是~小细火腿肠~噢~好快哦~「 「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享受吧,老婆。」 居然用粗黄瓜来形容翔的鸡巴,而我的居然只是火腿肠,还是又小又细的那 种?未免有些太打击人了吧筱夕?不过,我喜欢这种感觉…… 「老公~啊~你怎么~还不射啊~如果是王八阿玄的话~肯定早就射了的~ 噢~你好厉害啊老公~「 「他那小鸡巴怎么能和我比?我可是你的老公,哪会那么容易射,我要把你 操到求饶为止,哈哈。」 身为筱夕的男友,听到里面的男人不仅在肉体上占据了筱夕,而且还在语言 上也以筱夕的老公称呼自己,并且还在侮辱着我,我想要生气却气不起来,甚至 心里还期待着筱夕认同他。 「啊~没错~老公~那根小鸡巴~噢~没法和你的比~他都差不到这么深~ 啊~我的小骚屄里面~还基本上都是~处女地呢~你是第一个操到的~嗯~ 「 「嘿嘿,真会说话,骚老婆,看来你上面这张嘴也欠干了呀。」 「嗯~我就是欠干~我全身都欠干~噢~老公~你插的好快~啊~别~不行 ~受不了的~啊~「 房间内的啪啪声突然加快,听在耳朵里让我有些难以置信,因为我承认自己 绝没有这么快的速度,何况我与筱夕又仅仅是破处时做过一次而已,根本也不敢 太快。 「啊~老公~你~你要射了吗~啊~怎么~这么快啊~我受不了啊~快被操 死了~舒服死了啊~老公~饶了我吧~噢~我不行了~「 筱夕略微有些哭腔的呻吟声并没有得到翔的回答,回应她的依然是快速不断 地抽插。 「啊啊啊~不行了啊~老公~我真的要死了~饶了我好不好~啊~慢一点啊 啊~要被~插爆了~啊~「 房间内,筱夕的呻吟已经真的变为了哭声,只不过听起来更像是舒服的哭泣。 「不行了不行了!又要泄了~啊啊啊~爽死了~」 「我也要射了!」 「啊~老公~快点~我要和你一起~啊~射进来~快~快点~射进我的骚屄 里~射进阿玄女友的骚屄里~给我男友戴绿帽子~下野种~啊~好猛~嗯~ 「 呼喊呻吟声消失的瞬间,肉体相撞的声音也停止了,翔应该与筱夕一起达到 了高潮,将浓稠的精液射进了筱夕的骚屄里吧? 几分钟之后,筱夕慵懒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唔~咻儿~好腥哦,老公,你真讨厌,射完了拔出来还要让人家给你舔干 净。」 「这不是让你用嘴清理干净,就节约使用资源了嘛,而且用舔过我鸡巴的嘴 去和阿玄接吻,你不喜欢吗?」 「哎呀,你讨厌死了~也不知道阿玄有没有下来,如果她在门外听到多不好 呀。」 「怕什么,刚刚你叫床叫的那么浪,都一直叫我老公还怕他现在听到这个? 我去开门看看。「 早在他们结束时,我就已经站在了车门前打开了车门,听到翔要开房门了, 我快速下车顺手关上了车门。 「咔嚓。」 「居然没有进来吗?哈哈,难道是你妹妹没有告诉他?」 「哎呀,讨厌啦你,没来就算了,快进来,我还要~老公~」 「嘿嘿,好嘞,骚货!」 「嘭!」 重重的房门关上的声音,没多久,房车再次晃动起来,同时微微有着筱夕的 叫床声传进我的耳朵。 内心的欲望使我忍不住打开了车门,然后再次来到了房门前。 「老公~你真是太猛了~简直就是超人~啊~我的屄真是太舒服了~啊~」 同样不堪入耳的呻吟叫床声,再次传入耳朵,我坐在了旁边的座位上,终于 忍受不住将鸡巴掏了出来撸动着。 「你的鸡巴~为什么这么大啊~啊~阿玄的比你小那么多~嗯~我以后只要 大鸡巴操我~好爽~用力~老公~「 是啊,我的鸡巴,比翔的小很多,你要让翔的大鸡巴用力的操你!以后也要 只让大鸡巴操,不准我的小鸡巴再操你!啊~我真是太兴奋了! 「嗯~嗯~好硬~老公~继续~啊~用力~插的好深~舒服死了~嗯~」 听着筱夕的呻吟声,我尽情投入的撸动着自己的鸡巴。 「哗啦!」 突然,房车的车门被人快速拉开,发出一阵声响,在爆发边缘的我赶紧慌乱 的想要穿好自己的裤子。 房间内,筱夕的呻吟声也停止了,应该是在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 车门外,筱敏踏步走了上来,然后关上车门,沖着还在紧张的整理裤子的我 微微一笑。 「姐姐,翔,你们继续吧,没事的,是我和姐夫在外面。」 声音并不大的两句话,已经足以让房内的两人听到。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过了一会儿,房内的两人可能小声交流了几句,微弱的呻吟声又一次响起。 「嗯~老公~继续~继续操我~让阿玄和筱敏~听听你有多厉害~噢~你更 硬了老公~很兴奋吧~嗯~操死我吧~「 没想到即使知道筱敏也在外面的情况下,筱夕还敢这么肆无忌惮的叫床,难 道她就真的不怕筱敏会想一些不好的事情?还是说,他们三个已经达成了什么协 议? 「筱敏,你……」 慌乱的整理好自己的裤子,我站了起来,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自己的小姨子。 「好啦,姐夫,快先开车吧,我跟他们说了你们三个在车上休息,然后我要 跟你们一起,然后就当调整一下,让他们三个开一阵子那辆车开路。」 「哦,这样啊,好吧。」 说话间,前面的越野车已经发动,同时按响了几声喇叭催促着我们。 「给你,姐夫,任不齐给你的车钥匙。」 「嗯。」 接过钥匙,快速发动了汽车,然后两辆车再次启程。 筱敏此时则是坐在了副驾驶座上,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身后的房间里,筱夕 的呻吟声已经再次变大,挑逗着我的神经。 「姐夫,你憋的很难受吧,我来帮帮你吧。」 突然,筱敏趴在了我的胯间,不由分说的解开了我的裤子,然后就一个劲儿 的往下褪。 「筱敏,你这是干嘛!?」 「哎呀,抬起屁股!我要给你把裤子往下褪一下,快点!」 这,这是什么情况?怎么这小丫头突然变的这么厉害。 微微抬起屁股,让筱敏将我的裤子褪下一些,我的鸡巴顿时蹦了出来。 「哇,这就是鸡巴吗?好可爱~」 额……可爱吗?不是一般都是小巧的东西,才被称为可爱的吗?我的鸡巴, 就这么小嘛…… 「嘶~」 正当我郁闷之时,跪在驾驶座旁的筱敏,已经一口含住了我的鸡巴,认真的 吸舔起来,只是技术明显太不熟练。 「咔嚓!」 身后传出开门的声音,通过后视镜向后看去,只见车后面房间的房门被打开 了,筱夕正面对着门的方向跪趴在床上,身后是翔快速的挺动着屁股。 抬头看到正在驾驶座旁跪着给我口交的筱敏,筱夕瞬间一愣,不过随即又是 一脸媚态,发浪的呻吟起来。 「嗯~阿玄~你的小鸡巴~居然好意思让筱敏给你舔~啊~我老公的鸡巴~ 才是真正的大鸡巴呢~噢~操的我好爽~「 「唔!」 听到筱夕的话,我原本还有些半软不硬的鸡巴,在筱敏的嘴里瞬间涨大,顶 在了筱敏的上颚。 「筱敏,慢慢舔弄龟头,用舌头,别用牙齿碰到它,对,就是这样,噢~用 舌尖打圈,对对,噢~天呐~」 不得不说,筱敏这丫头还真是有天赋,三言两语的教导后,就已经有模有样 的舔弄起来,而我也是感觉到十分舒服。 温暖湿润的樱桃小嘴包裹住鸡巴,小巧玲珑的舌头在里面来回刺激着龟头, 柔若无骨的嫩白小手握住鸡巴的下半部以及两颗蛋蛋不停抚摸。 「啊~老公~你又这么快~啊~不行了~我~啊~我又要泄了~啊~全都要 泄给老公了~啊~我是老公的人了~「 身后是我的女友筱夕在别的男人胯下淫荡的呻吟浪叫着那个男人老公,并且 表示自己是他的人了。 「不行了啊~忍不住了老公~啊~泄了~泄了~老公~啊~你又射进来了~ 好多~好烫~又帮男友下种了~啊~好棒~我要怀你的孩子给阿玄~啊~「 身后的两人同时爆发,我也早已经忍不住了,虽然筱敏的技术还不够熟练, 但是早就在爆发边缘的我,在这番刺激之下,也是喷薄而出,射进了筱敏的小嘴 里。 「唔!咕嘟……咕嘟……咕嘟……呕……」 没有抬头,在我射精的一瞬间,我想要将鸡巴拔出来,但是筱敏却死死的低 着头含住了它,将浓稠的精液全都吞了下去,同时忍不住干呕了几声。 房间里,翔与筱夕已经结束了,筱夕乖巧的趴在翔的胯间,用嘴替他清理干 净鸡巴上沾满的两人的淫液,然后躺在在翔的怀里闭上了眼睛。 我胯下的筱敏,也已经清理完我的鸡巴,帮我提上了裤子,起身坐回到了副 驾驶座上。 一段时间的沉默,车后房间里的两人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姐夫。」 「嗯,怎么了?」 「你的这个癖好……」 「额……怎,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嘿嘿,我想说……你的这个癖好,真好~我也可以做你的女友吗?」 纳尼!?难道他们姐妹两也都有给男友戴绿帽的癖好? 微微转头,筱敏一脸期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