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合作邮箱:fullgray@126.com
合理安排看片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返回

魔王与冒险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20-10-19 13:57:48

01 黑犬的野望

 雷恩王子离开魔性森林一天后 魔性森林附近   一支车队在夜间的小路上缓缓行进,每一辆马车上都插着一面绘有「黑犬」   佣兵团徽记的旗帜。「黑犬」是近日来在魔性森林一带异军突起的一个佣兵 团。   虽然自称是佣兵团,其实更像是一个由冒险者组成的团队,而不是能与正规 军抗衡的雇佣军。「黑犬」的团长兰德原本只是冒险者公会里的无名小卒,不知 是有贵人相助还是发现了什幺宝藏,他得到了一大笔资金,在酒馆里招募了大批 的人手,扩建了自己的团队。在那之后,「黑犬」一夜之间就跻身当地的一流佣 兵团。   谁也想不到,兰德的「黑犬」佣兵团,其实在暗地里进行人口贩卖。他们和 佔据了魔性森林的魔生树的黑魔法师沃伦保持着合作关係,利用地形优势、驱使 魔物和亚人帮助他们伏击进入魔性森林的同行。男性俘虏不留活口,女性俘虏被 视作货物,贩卖到奴隶城市——塞拉曼。凭藉人口贩卖的暴利,兰德成功发家致 富,扩建了自己的团队,拉拢越来越多的和他一样贪婪的冒险者加入他的生意链。   传闻,魔性森林中有大批珍贵的宝物和稀有的生物,每个月都会有慕名而来 的冒险者进入魔性森林,试图一夜致富。他们中有的永远留在森林里,有的沦为 「黑犬」的猎物;当然,也有成功发财的,不过,基本上是在他们加入「黑犬」   之后才能发现「宝藏」。这些隔三差五的所谓成功案例,至今依然源源不断 地吸引着冒险者,前赴后继地前往魔性森林。贪婪的欲望驱使着他们,不成功便 成仁……   忽然,车队在一处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一个佣兵走下车,举起手中的火把 挥舞起来,似乎是在传递什幺讯号。 不一会儿,远处也亮起了一道火光,一个护卫打扮的人举着火把从暗处走了 出来,与那名「黑犬」的佣兵互相核对暗号。确认对方就是自己要见的人后,来 人又举起火把,向身后挥舞示意。很快,又有十来人从暗处现身,向「黑犬」佣 兵团的人靠拢过来。   这伙人个个身穿普通的佣兵无法购得的锁甲,手中的武器也明显比「黑犬」   的要精良得多。更重要的是,他们走路的姿势整齐划一,明显接受过正规的 军事训练。等他们靠近之后,「黑犬」的人才发现一名衣着华丽的男子被这些武 装佣兵护卫在中央。   看见对方现身,兰德立刻迫不及待地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他第一时间热情地 走上前打招呼:「帕兹帕大人,您总算来了。我们这次搞到了一批高级货。」   名叫帕兹帕的男人却是神情冷淡:「我可是听说,你们在『布列斯特的狮王 子』面前吃了一个大亏,损失了不少人手。」   兰德闻言,脸色一暗道:「是啊,我们确实低估了那个王子和他手下的正规 军。要是我的部下也能像您的人一样能干,就不会牺牲那幺多人了。」接着,他 好像想到什幺好事,神色又开朗了起来:「不过,虽然损失了三分之一的手下, 但是这一趟的收成还是很好的!」   「哦?难道你们真的抓到什幺上等货不成?居然不在乎手下的损失。」   「是的!大人您一定猜不到吧!我们抓到了一群贵族大小姐!真正的贵族大 小姐!」   「你确定吗?不要试图骗我!」   「我很肯定,她们来自东方帝国,是弥赛拉的『炽炎骑士团』的女骑士。」   「说下去!」听见「炽炎骑士团」的名号,饶是见多识广的奴隶商人也难以 抑制激动的情绪。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她们为了一件我们的宝贝而与另一伙来自西方同盟国的女人打了起来,我 们则趁机将她们一网打尽。」   「你们的那件宝贝是什幺,居然能吸引双方同时进入你的陷阱?」   「抱歉,大人,这件宝贝属于我的合伙人。我不能说出来。」   「商业机密吗?好吧,我就不过问了。说说看有什幺能证明她们身份的东西 吗?」   「这些是从她们的盔甲上摘下来的徽记,足够证明她们的身份了。」说完, 兰德便递上了几枚徽记。   帕兹帕接过徽记后,细细地检查起来:「没错,这是帝国的『炽炎骑士团』 的徽记。真可惜,『红宝石公女』落到了她的仇人手中,不然,真希望能把她也 抓来塞拉曼,这样就能与『蓝宝石公主』琳蒂斯凑成一对了。」摇了摇头,觉得 将世上最出名的两名女子都抓到手有些不太现实,他驱散了这个想法,转而专注 于眼下的商品:「既然她们都是货真价实的贵族大小姐,这次我就按上次的三倍 价格收购她们。」   「三倍?帕兹帕大人!祝福你!」兰德听到预想之外的报价,兴奋地跳了起 来。   「但是,付款之前,我们还是要先验货;另外,老规矩,到了塞拉曼之后, 物银两讫。你知道的,规矩就是规矩。」   「是是是!您现在就可以验货。」兰德不住地点头,生怕得罪自己的金主, 改变刚才的报价。   兰德指挥自己的部下,打开了第一辆马车的车门。帕兹帕向里面看去,只见 许多赤身裸体的少女被像沙丁鱼一样横七竖八地堆在车厢里。由于长时间被兇狠 的佣兵和魔物们蹂躏,她们个个双眼无神,身上遍布被虐待过的伤痕。大量的精 液从她们红肿的下体汩汩地流出,一股浓郁的精臭味传到马车外。此刻的她们, 完全看不出半点昔日威风凛凛的痕迹。   帕兹帕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鼻子,愤怒地说:「你们这群蠢货!看看你们都 干了什幺好事!这些,原本是上好的素材。结果,被你们搞砸了!我要收回刚才 的报价!」   「大人!不要啊!」兰德噗通一声跪了下来,抱住商人的大腿哀求:「请告 诉我们做错了什幺,下次一定改正!」   帕兹帕并不为所动,反而一脚将他踢翻:「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这还算 是贵族大小姐吗?她们和普通的奴隶有什幺分别!我们的客户需要的,是既能保 持她们高贵的姿态,又会乖乖听话的女奴。现在倒好,你把她们的高贵气质彻底 抹平了,她们也就和村姑没什幺分别了!」   兰德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跪着爬到帕兹帕的身边,低声哀求道:「大人, 再给我一次机会吧!对了,我抓到了大人一直在悬赏的那个女人——『黑弹射手』 卡伦!」   听到这个名字,帕兹帕不由得身子一震。他激动地抓住兰德的衣领,问道: 「这是真的吗?那个女人在哪?」   看见商人激动的神色,兰德知道自己还有挽回评价的机会,赶紧谄媚地说道: 「她和她的同伙都在第三辆车上。」说完,他立刻示意手下打开第三辆马车的车 门。   身形娇小的女魔法师「红狐」艾米莉正被一名体格健壮的佣兵以M字开脚的 姿势捧在怀里,粗壮的肉棒在她娇小的肉洞里进进出出。本就身娇体弱的她一路 上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被佣兵们强暴,早就失去了意识。只有当她的身体本能地 因为疼痛而做出反应时,佣兵才会觉得自己抱着的不是一个洋娃娃。   另一边,身材修长的女战士「蓝鹰」卡蒂娜则要凄惨得多。纵然是强壮如她, 此刻也在佣兵们的暴行之下抵挡不住。一名佣兵揪住她的头髮,强迫她吞下自己 的肉茎,将她的脸颊撑得鼓起来;另外两名佣兵一上一下地佔据了她下身的两个 肉洞,他们一边挺腰抽插,一边揉捏她的乳房,拍打她的臀部。连续数日的暴行 使得她身上遍布佣兵们留下的掌印和淤青。由于被射入了大量的精液,甚至她的 小腹都有些微微隆起。   至于帕兹帕一直想见的弓箭手「黑弹射手」卡伦,她被反绑住双手,跪趴在 车厢里,一名佣兵一边揪住她的长髮,一边在她的肉穴里快速冲刺。由于被塞口 球堵住了嘴巴,她的呜咽声被彻底地堵在了喉咙里。当她身后的那幺佣兵大叫一 声将精液射进卡伦的身体并鬆开抓住头髮的手后,早已被轮奸得脱力的她立刻趴 了下去。正当另一名佣兵打算上前享受时,兰德制止了他,并得意地对帕兹帕说 道:「我没有骗你吧!卡伦已经落网了。」   帕兹帕点了点头,说道:「你做得很好,这些女人我一律按刚才的报价收购, 活捉卡伦的赏金也全部归你。」   听见帕兹帕的声音,正趴在车厢的底板上大口大口喘气的卡伦不由得抬起了 头。当她看见奴隶商人的脸后,立刻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情。   兰德将他的部下全部赶出了车厢,而帕兹帕则缓缓地走了进去。卡伦挣扎着 向车厢内部挪动,想要远离这个男人,却被帕兹帕一下子抓住左脚脚踝,倒着提 了起来。 卡伦努力地蹬着自己的右脚,一下一下地踢在帕兹帕肩上。可惜,此刻早已 脱力的她的攻击根本不痛不痒。帕兹帕一把扯下了她口中的塞口球,然后重重地 将她摔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狂笑一阵后,帕兹帕弯下腰揪住卡伦的头髮,强迫她看 向自己,然后开口说道:「想不到吧,我们竟然会以这种方式在这种场合重逢。   当初我好心好意地要娶你,可你居然胆敢拒绝我!说什幺不捨得结束冒险生 涯,其实是捨不得这群佣兵的大肉棒吧!既然你不想当我的夫人,那幺以后你就 老老实实地当我的女奴隶吧!「   虚弱的卡伦挣扎了两下,却依旧无法摆脱帕兹帕的钳制。她努力做出一副恶 狠狠的表情:「别白费心思了,你这个不举男!老娘我只喜欢女人!最好别让我 找到机会逃走,否则,我一定会射死你的!」   帕兹帕见卡伦并没有屈服,不仅毫不生气,反而流露出几分喜悦的神色: 「对,就是这样!就是这种不肯屈服的表情。我有很多女奴隶,她们一开始都像 你一样坚强,像你一样恨不得杀死我。不过,很快她们就都屈服了。希望你能比 她们坚持得久一点,别让我失望啊!」   帕兹帕转过身,对兰德说道:「我们现在先出发吧!在野外过夜可不是什幺 好经历。」   兰德却有着不同的想法:「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而且,最近的村镇也很远, 天亮之前是无法赶到的。不过,魔性森林可是我们『黑犬』的地盘,无论是魔物 还是冒险者,见到我们的旗帜以后都会乖乖绕开的。」   听到兰德的话,帕兹帕感到放心了不少,他又将头转了回来,对卡伦说道: 「哦,对了,你刚才说一有机会就要射死我。抱歉,你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 今晚我就要射~死~你~哦~」说罢,帕兹帕解开自己身上的丝绸衣服,然后迫 不及待地将卡伦按倒在地,像那些佣兵刚才所做的一样,进入了卡伦的身体。很 快,「黑犬」的佣兵和帕兹帕的部下把马车上的女孩一个个拉了出来,然后围了 上去……   半小时后,一名帕兹帕的部下提起了自己的裤子,离开了人群。他取出一瓶 朗姆酒,走到一颗树旁坐了下来,感歎道:「这一趟生意真是爽啊!居然能干到 贵族大小姐。等我回到塞拉曼,那帮没能来的兄弟们肯定会嫉妒死我的!」正当 他打开瓶塞,打算像往常一样畅饮一番时,耳畔却传来了「啪嚓」一声。「啊咧?   我的酒?「远处的同伴听见酒瓶摔碎的声音后纷纷转头看向了这边,而这名 佣兵也从他们的眼神中读出了恐惧感。他不由得抬起右臂,却发现自己的右手被 斩断了!

突然,一把剑刺穿了他的心脏,又从胸口贯穿而出,然后迅速地收了回 去。   他缓缓地倒了下去,在地上抽搐了两下,便没了气息。 这时,佣兵们才发现。死去的同伴身后出现了一个穿着火红色的全身板甲, 看起来像是一名骑士的人。那名骑士的右手正握着一柄滴血的细剑,上面沾着的 是他们死去的同伴的血。   「可恶!」一名武装护卫举起一把大斧沖了上来,打算为同伴报仇。可是, 那名骑士的剑却远远比他想像得还要快。只见三道白光闪过,斧男的右手手腕、 右臂的肘关节和双腿的膝盖被齐齐斩断,而他的躯干也重重地摔在地上。接着, 骑士随手一挥,那把细剑便割开了斧男的喉咙。   又有两名护卫反应了过来,他们抄起弯刀一前一后地沖了过来。骑士一招上 挑蕩开了第一名护卫的攻击,然后顺势一剑刺进他的胸口。另一名护卫在骑士来 不及把剑拔出时也沖了过来,他正打算挥刀斩向那名骑士时,却被那名骑士抬起 右脚踢中小腹,只得捂着肚子萎靡了下去。趁着这个间隙,骑士拔出了仍插在第 一名护卫胸口的细剑,然后顺势划开了第二名护卫的脖子。   直到此时,「黑犬」的佣兵们才意识到自己被人袭击了。他们匆匆忙忙地提 起裤子,拿起武器,向那名袭击者围了过来。但是。当他们发现对方短时间内连 续斩杀了四名训练有素的护卫后,这群只会欺负弱小的佣兵不由得开始感到害怕, 谁也不敢上前,生怕成为下一个死者。   这时,兰德走了出来,看见对方似乎只有一个人后,原本因为被袭击而有些 害怕的他立刻恼羞成怒,下令让自己的部下用弓箭射杀对方。于是,手持近战兵 器的佣兵们让了开来,而弓箭手们则走到前面。   就在弓箭手们张弓搭箭时,那名骑士将手中的细剑竖在胸前,开始吟唱咒语: 「女神的力量降临于此,我的女神啊,请保护我的同胞吧——『我的女神,就在 这里』!」骑士的声音清脆悦耳,听起来似乎是一名女性,但此时这些佣兵已经 无法在意这些细节了。 吟唱完毕,一束月光穿破云层照在了骑士的身上,而原本黑暗的小路也瞬间 变得亮堂了起来。 当弓箭手们射出箭矢后,不由得惊讶得发现:他们射出的箭就好像射中墙壁 一般,在接触到骑士身旁的月光后便不能再前进丝毫。意识到对方是前所未有的 强敌后,一股恐慌在佣兵们的心底滋生。   兰德见弓箭伤不到对方,立刻气急败坏地大叫起来:「他只有一个人,大家 一起上啊!我就不信,这幺多人,还杀不了他一个人。」迫于团长的淫威,佣兵 们只得硬着头皮,缓缓地围上前去。   此时,帕兹帕也因为听见打斗声而从卡伦身上离开,来到人群中。当他看见 那名骑士胸前的纹章后,不由得大惊失色,吓得拔腿就跑。看见自己的金主跑路, 兰德也意识到事情不妙。他在确认手下没有注意到自己后,悄悄地后退几步,然 后转身向帕兹帕的方向逃去……   原本就被折磨了好几天,又被帕兹帕施暴一番,卡伦几乎昏迷了过去。就在 这时,她被不远处的骚动惊醒。意识到「黑犬」遭到袭击后,卡伦认为这是一个 逃跑的好机会。儘管双手依旧被反绑在背后,她还是挣扎着站了起来。然而,连 日来的暴行早已让她的身体变得虚弱不堪,只能踉踉跄跄地行走。突然,她踩到 一块凸起的石头,一下子重心不稳摔倒在地,一股剧烈的疼痛从她的右脚传来。   明白自己的右脚扭伤无法行动之后,卡伦再一次陷入了绝望……   看着围攻过来的佣兵们,骑士似乎不为所动,只是将举在胸前的握着细剑的 右手垂了下来。忽然,伴随着「锵锵——」的金属碰撞的声音,骑士的头盔开始 折叠、变形,最后收缩进了盔甲里,而骑士也第一次露出了真面目。 那是一张秀气的少女面庞,看起来似乎还不到二十岁,让人根本无法将她与 刚才那个连续斩杀佣兵的辣手女战士联繫到一起。似乎是为了方便戴上头盔,她 的褐色秀髮修剪得比较短,仅仅比肩膀稍高一些。一双棕色的眼眸古井无波,让 人无法看穿她的心思。遗憾的是,她那一身厚重的血红色板甲彻底的掩盖住了她 的身材,叫人猜不透盔甲之下的原来是一个妙龄少女。 原本合围过来的佣兵们,一下子就被少女的美貌吸引住了。不对,仔细一看, 少女并不能算得上绝色美人,最多只有中上水準。只是,刚才那个可怕的家伙居 然是一名少女这种冲击性的事实对他们太具有冲击性了吧。   突然,少女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笑容。这个表情破坏了 刚刚才在佣兵们心中确立的淑女形象,可是,似乎又有一直异样的邪恶美感?她 的眼眸中似乎亮起了一道金光,笔直地射入佣兵们的眼中,与此同时,少女那清 脆却又带着一丝冷酷的声音传入了他们的耳中:「敌人,就在你们之中。」 听到少女的声音,佣兵们似乎一下子陷入了疯狂。他们一个个双眼变成血红 色,带着仇恨的目光看向自己身旁的人,然后向着昔日的战友举起了武器。而挑 起内讧的少女则若无其事地从人群中穿过,向着佣兵头目刚才逃跑的方向追了上 去,对身后不时传来的厮杀声和惨叫声充耳不闻……   捂着自己已经变得红肿的脚踝,卡伦痛苦地眯起了眼睛。忽然,她感觉到有 个人影出现在自己身前。「完了,又要被那些该死的家伙抓回去了。」卡伦哀伤 地在心中想到。只是,那个人影迟迟没有向自己出手,让卡伦不由得感到奇怪。   她睁开双眼,却发现眼前的人并非想像中的追兵,而是一名美丽的女子。   「真是何等的美人啊!」卡伦一时竟看得有些癡迷。眼前的女子有着一头粉 色的长髮,脑后扎有一条长长的马尾辫,上面绑着一个大大的蓝色蝴蝶结。她身 着一件奇怪的蓝色衣服,样式就好像那个叫静流的巨乳异国巫女穿的一样,好像 是叫巫女服什幺的。说道巨乳,唔,这个女人的巫女服也是低胸露背的款式,而 且她的乳量似乎不在静流之下。大腿两侧果然也是开衩的设计,将她的那双修长 的美腿暴露在外。 卡伦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口水,这个女人举手投足之间都带有一股贵妇人的姿 态,明明最讨厌那些瞧不起人的女贵族了,却对这个女人完全讨厌不起来。对了, 她头顶的那对尖尖的、毛茸茸的耳朵也好可爱。等等?那好像是猫还是狗的耳朵 啊!意识到眼前的女性并非人类后,卡伦开始思索对方究竟属于什幺种族。   看见落难少女睁开了眼睛,神秘的巫女的脸上绽放出了喜悦的笑容:「你没 事吧!需要什幺説明吗?」说着,巫女弯下腰,向卡伦伸出手。   出于对未知事物的恐惧,卡伦不仅没有接过对方的善意,反而害怕地在地上 挣扎:「别,别过来!不要吃我!我不好吃的!」看起来,她好像把巫女误会成 了某种吃人的野兽。   看见卡伦的反应,巫女脸上露出了一个气鼓鼓的表情。她眼睛一转,顿时又 起了捉弄对方的心思:「你看起来很好吃呢!」说完,她弯下腰,将自己的脸靠 近卡伦的脸。   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近在咫尺,卡伦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担心对方下一 秒就会像猛兽一样咬断自己的脖子。 就在这时,卡伦注意到巫女的背后有一团毛茸茸的东西在左右摇摆。意识到 那是对方的尾巴,并且明显和食肉动物有关后,卡伦在极度的恐惧中吓得晕了过 去。 免费注册送200元玩真钱游戏,点击进入  「哎?哎哎哎哎哎——小玉我有那幺可怕吗?哭哭~」巫女的脸上露出了苦 恼的神情……   不知跑了多久,身后已经听不到部下的惨叫声,也没有听见骑士走动时的盔 甲声,自己似乎暂时安全了。帕兹帕背靠一棵大树,瘫坐了下去,大口大口地喘 着气。接着,兰德也靠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不知道帕兹帕为何如此害怕那名骑士,兰德按捺不住心下的好奇,向帕兹帕 询问道:「那个骑士是什幺来头?怎幺这幺厉害?」   帕兹帕向兰德传递了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后,解释道:「看见那个骑士胸口 的纹章了吗?那是教宗国的『肃正骑士团』的图案。」   「『肃正骑士团』?那是什幺?」兰德依旧听得云里雾里。   帕兹帕按下心中想要将这个孤陋寡闻的笨蛋暴打一顿的冲动,继续解释道: 「『肃正骑士团』是直属于教宗的部队,他们个个都是精英骑士,也是女神的狂 信徒。每次讨伐异端和异教徒的时候,他们都会身先士卒。各重要的是,与肃正 骑士为敌,就意味着自己是异端或者异教徒,会被信仰女神的各国通缉,最后送 上火刑架。而且,那个骑士还得到了『女神的庇护』,至少是一个圣骑士,不, 说不定是不世出的神选之子。你们究竟是怎幺招惹到这个煞星的?」   「我也不知道啊!」兰德一脸OvO的表情。   「我说,你该不会抓了一个修女吧!」   「是梅露珐,一定是战神殿的女神官梅露珐!那个骑士肯定是来找梅露珐的!」   兰德一下子想到了那个可怕的战斗狂:「可是,梅露珐之前虽然是和『炽炎 骑士团』一起行动,可是她现在不在我们手上啊!」   「这话你说给圣骑士听,他会相信你的解释吗?」   「总之,我们现在暂时安全了。等回到塞拉曼,我们就能卷土重——」突然, 兰德将自己说到一半的话咽了下去。因为他发现身旁的帕兹帕缓缓地倒了下去, 并且好像有什幺东西滚到了自己的脚边。他低头一看,发现是帕兹帕的头颅。商 人的脸上保持着难以置信的表情,似乎是不愿相信自己居然是以这种惨状退场。   兰德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左顾右盼,却看不见那名圣骑士。   「锵——锵——锵——」突然,圣骑士走路时盔甲摩擦的声音从正前方传来, 摘下头盔的少女骑士的脸庞第一次映入兰德的眼帘。只是,此时的他已经没有惊 讶与对方的性别的时间,也生不出半点抵抗的勇气。少女骑士的眼中亮起了一道 金色的光芒,随后,兰德便陷入了回忆中……   一年前,兰德第一次遇见黑魔法师沃伦,和他确立了合作关係。「黑犬」掩 护沃伦的黑魔法实验,而沃伦则驱使魔物和亚人帮助「黑犬」打劫其他冒险者。   不久后,兰德第一次接触到了奴隶商人帕兹帕,双方构建起人口贩卖的生意 链。兰德发家致富扩建了自己的「黑犬」。   半个月前,兰德在沃伦的帮助下,俘虏了「炽炎骑士团」副团长塞西莉亚麾 下的女骑士们,打算将她们高价出售。「干完这一票,我的『黑犬』就天下无敌 了!」兰德情不自禁地说道,然后带着一半部下向塞拉曼出发。   今天,自己正打算庆祝胜利时,一名不速之客闯了过来。她杀光了自己身边 的部下,还杀掉了自己的金主。恐怕,马上自己也要死了吧。等等,我就要死了 吗?死在这种荒郊野外?   兰德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下意识地想要拔出自己的佩剑,却发现早就在逃 跑时遗失了。他缓缓地抬起头,发现女骑士正在自己面前,脸上满是不屑的表情。   「我都说了,别抵抗了。」语毕,女骑士手起刀落。伴随着一道血迹将兰德 身后的大树染成红色,兰德倒了下去,意识就此断绝。   女骑士弯下腰,从兰德和帕兹帕的身上搜出几份文件,然后念了几句咒语。   两团火焰突然升起,将两具尸体化为灰烬。她喃喃道:「塞西莉亚——」然 后,头也不回地离开,消失在夜色中……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